轉載

刃不見血的殺人刀
屈穎妍

「你想死,咁你做乜唔自殺?」這句話,竟然出自一個疑似記者之口。

9月22日凌晨,我們在電視新聞直播片段中看到,有位白髮大叔被暴徒毆打至血流披面,一班記者舉咪向他採訪,而這個問號,源自記者那個方向。

傷者發晦氣 有人竟涼薄

因為當時頭破血流的大叔拒絕被不知哪來的所謂「救護員」洗傷口,大叔說:「唔需要喇,由得我死,你畀我死啦,我見到今日社會變到咁我真係想死……」誰都聽得出這是一番晦氣話,沒想到,竟有人如此涼薄提出自殺之問。

新聞行業有個潛規則,就是對於自殺消息一般會低調處理,因為心理學家已證實,自殺會有傳染性,一些抑鬱或厭世者,看到別人的自殺新聞,會挑起他的衝動、鼓動他的勇氣,去倣效、去追隨。所以,除非很嚴重的個案,報紙一般不會把自殺新聞放頭版做頭條,不會煽情詳述細節,更不會把死者英雄化。因為任何這些舉動,都會挑動類同精神狀態者的神經,引發更多自殺事件。

問過談判專家,遇到有人說要尋死,他們的第一反應必定是這樣:「我聽到你這樣說,我不知你講笑還是講真,可否給我一點時間理解一下你,請記住,我們現在是來幫你的……」

一個頭顱在淌血的人說「讓我死吧」,你沒追拍打人暴徒的樣貌,你沒追問大家為什麼要置大叔於死地,卻火上加油問那個受害人「想死做乜唔自殺?」這是何人所為?這就是你們守護的公義?這就是監察社會的方法?這就是你們聲稱的第四權?

記者 醫護何不阻暴行?

有線電視拍到大叔被圍毆前拿著玻璃樽追罵暴徒,我不知他們再之前發生過什麼糾紛,但一個阿叔這樣單人匹馬闖進暴徒陣,不是刻意尋死,也是找死,一個人要找死,你們就真要讓他如願以償?

除了白髮大叔,還有幾個中年市民在不同場合被圍毆得奄奄一息,有個大叔只是懷疑撕了連儂牆的紙,儘管他跪地求饒否認,也被打至重傷。

這夜的血腥恐怖,但也不及人性恐怖。那幾個暴徒暴打市民的場面,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一大班所謂記者圍著追著拍,一大班所謂救護圍著追著看。為什麼我用「所謂」,因為無論你是記者還是醫護,你的入行初衷都是助人、幫社會、救世界。眼看一件命案發生,大家竟然可以面不改容追追逐逐舉機拍下大特寫,或者見他倒到不起才趨前貓哭老鼠「哎呀別動,等我幫你洗傷口」,這就是身為媒體身為醫護的惻隱心?

曾經,香港人為了鐵路上一隻被火車輾死的狗兒擺路祭致哀號哭,今天,卻追著看一幕幕真人騷「謀殺案」而無動於衷,完了見殺人未遂,還問:「你幹嘛不自殺?」政治真是一記殺人刀,刃不見血,只要殺掉人性,已經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