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民頭破血流後,總會有一些穿著「救護」背心的人立即出現,溫馨地為傷者止血、包紮。

 

他們的戰術:
移形換影乾坤大挪移
屈穎妍

這三個月的暴亂,我們由咬牙切齒看直播,到認認真真研究他們的戰略,多少能揣摩到對手的成功方程式。

首先是分工。暴徒像一隊軍隊,攻擊是有隊型有策略的。

黑衣分工明確
蒙面打前鋒的是打手,面罩眼罩口罩頭盔手襪盔甲……全副武裝包到實。有朋友是軍事專家,上網找過前鋒打手用的眼罩,竟跟美國空軍同款,一副一百多美元。至於大家常常見到暴徒戴著防催淚彈的豬咀,單是左右那兩個粉紅濾咀,都要三百幾一副,還是用完即棄的。有跑前線的記者朋友說:「我們的濾咀會用幾次,因為太貴,捨不得丟掉,但他們的用完就丟,好有錢!」

每個衝突或者搞事場合,打手之外,還有天文台。這些看風的人,通常遍布附近街頭,尤其天橋這些制空點。天文台除了監察行動,負責不同角度拍照、錄影,有些還不時叫囂,製造四方八面都有支持者的氣勢。有次在街上遇上暴亂,就看到幾個黑衣人在天橋上來來回回向地下聚集者叫囂,有時站在橋上叫,有時跑去樓梯叫,不知情的過路人,就會有種身邊都是黑衣人的恐懼,連掏出手機拍照也不敢。

有人單擋掩護
打籃球有個角色是做「單擋」,即是阻對手視線及進攻的路,讓己方隊員長驅直進。而暴徒隊伍裡也有這個「單擋」角色,就是在每次警方拘捕行動中,忽然走出來擾亂視線甚至搶犯,讓犯罪者成功脫身。昨日淘大花園一幕公然搶犯,雖然最後警方還是把犯人束手就擒,但搶犯過程中就被拍到有人把疑犯的背包拿走,至少成功運走一些犯罪證據。

看得多直播,大家應該分得出哪些是記者?哪些是與黑衣人同夥的黑記?就以昨日淘大商場外一個藍衣市民被圍毆的畫面為例,電視直播看到十多個穿著黃背心的記者,一直圍著被毆的市民拍攝,他們的相機沒一刻離開過這位受害人,彷彿在等待他按捺不住來一下反擊。

令人看得混淆
一個市民被圍毆,而且是一班年輕人打一個中年大叔,正常採訪,應該是把攝影機對準事件,施襲者和受害人都拍到,這才叫報道。然而,那十幾個所謂記者,完全沒有用鏡頭追蹤襲擊者,反而一直鍥而不捨追著受害人拍大特寫,這種不叫報道,這叫合謀。

還有一種畫面,是我看得很不順眼的,就是所有被打市民頭破血流後,總會有一些穿著「救護」背心的人立即出現,溫馨地為傷者止血、包紮。同是昨天淘大那場圍毆,電視直播上看到一個蒙頭蒙面的人,一見被打的市民倒下了,便立即從背包取出「救護」背心穿上,關心起那位市民來。

施襲是他、施救也是他?!看得大家精神錯亂,原來每一場襲擊、每一次衝突,都是一場移形換影乾坤大挪移,打手、把風、街坊、記者、救護……都是同一夥人,穿的衣不一樣,心都是黑色的。

https://www.hkgpao.com/articles/10055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