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從一封恐嚇信說起>>

謝悦漢(不平則鳴)

今早有好友傳來一封「恐嚇信」,大家自行看看:

錢校長:

大學就是像一個小政府,香港政府已經有版給你看了,林鄭為了堅持自己的信念,死口也不肯說「撤回」,便有著這下場;現在你又學她,死口不肯「譴責黑警」,你要知道,政府有共產黨及黑察撐腰,才暫時不死, 你不是那麼天真,打算校董會的癈柴及年老的保安員可以支持你嘛? 你不想學校的辦公室,和你的宿舍,就像立法會大樓和狗窩的收場,便要識趣, 快齊聲譴責黑警,你無需要理會那些不出声的同學,因為他們基本上是支持我們, 少量的反對者,我們是有方法令他們歸順的。 如你再對著我們幹,我們保證學校永無寧日,直至你邀請黑警進駐學校時,便是你落台的日子。 順我等者昌,只有跪下,你才能活下。

光復浸大義士團

浸會大學現任校錢大康,以前曾任香港大學首席副校長,约滿後於2015年5月轉任浸會大學校長,在他任內有學生不滿普通話課程不合格,由其他副教授唆擺學生圍堵恐嚇普通話中心教師。

數日前全港八大專院校學生會舉行記者招待會,揚言如政府不答應「五大要求」,會於十月一日起發動罷課。

其實香港的教育局長和各大專院校校長職位可有可無,因為事後個個都變成「鵪鶉」,不敢發表意見,他們甚至學不到特首經常講「嚴厲譴責」都說不出口。